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·新零售阵线 >> 好公司频道 >> 正文
阿里估值低于腾讯 在港交所水土不服?

华升股份  这次的疫情,为数字经济打开了一道康庄大门,阿里巴巴和腾讯作为数字经济的代表自然是首当其冲的受益者。

  但是,去年11月才在港交所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似乎有点水土不服,对比于恒指成分股腾讯的走势,其H股股价落后了一大截。相对于农历新年前的收市价,阿里巴巴2020年2月17日的收市价217.40港元仅上涨了1.3%,而腾讯则上涨了7.98%。市盈率估值也显示阿里巴巴的估值低于腾讯。为了方便两家公司进行比较,笔者使用阿里巴巴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12个月的净利润与腾讯同期的净利润。

  也许大家都有一个疑问,同为数字经济的代表和巨头,阿里巴巴为什么跑输腾讯?既然阿里巴巴估值低于腾讯,是否值得吸纳?

华升股份  阿里巴巴跑输的原因

华升股份  笔者认为,今年初“宅”经济盛行,这是一个过往我们认为发生可能性不大,但却真的在农历新年实现的必要条件,为以泛娱乐为基础的腾讯带来了出乎意料的大红包。

华升股份  当你不得不困在家中时,能够做什么?读书、娱乐、打游戏、叫外卖,甚至办公,刚好都是腾讯的服务体系范围内。

  当然,阿里巴巴也有部分业务与腾讯一样属于“宅”经济服务范围,例如饿了么、优酷、钉钉等。还有数字化零售,例如盒马和高鑫零售,是百业暂停时唯一兴旺的商业买卖。但是阿里巴巴最拳头的产品却是电商和金融科技。

  从阿里巴巴多年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(除截至2019年12月末季报以外,全部数据来自其美股上市文件),盈利的业务分部只有核心商业,而这个业务分部的盈利抵消了其他业务分部的亏损,包括云计算、数字媒体及娱乐、钉钉和高德地图等创新业务。由此可见,核心商业受打击对其整体盈利表现的影响将有多大。

  为压平购物旺季的影响,笔者汇总阿里巴巴截至2019年12月止9个月的各细分业务数据,而得出以下数据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九个月,扣除本地配资公司 服务(即饿了么)以及盒马和天猫超市的贡献后,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业务收入为2608.71亿元(单位人民币,下同),占总收入的65.98%。

华升股份  再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的汇总数据,截至2019年12月末9个月的本地配资公司 服务、黄金配资 Lazada、新零售及进口直营、物流业务菜鸟四项的总亏损为211.07亿元,同比增加了15.86%。笔者从中推断,核心商业业务的收益主要来自中国零售商业业务,亦即淘宝、天猫等。

华升股份  农历新年通常是电商需求旺盛的购物季,春运一般持续40天,但是由于近年经济畅旺,复工期往往提前,尤其新兴的服务型行业,例如快递。

华升股份  但是今年由于疫情,各地返工期纷纷延后,工厂复工率未能迅速回升,快递员也未能到岗,导致许多产品供应未能跟上。

  在业绩发布会上,阿里巴巴的CFO武卫女士亦提到,实地生产和配送等的相关业务会下降,整体有可能出现增长放缓,甚至大规模放缓,佣金等收入也可能萎缩。

华升股份  所以,虽然同为数字经济化的得益者,腾讯的游戏和泛娱乐产业或更能让“宅”一族受惠,而阿里巴巴的泛娱乐和数字化服务在疫情期间增长也很显著,但顶梁柱电商业务可能受制于供应和配送,未能有效地发挥效能。估计这也是阿里巴巴跑输腾讯的原因。

华升股份  阿里巴巴最新的业绩表现如何?

  既然跑输,阿里巴巴是否存在趁低吸纳的机会?

  从尚未计及今年年初疫情影响的截至2019年12月末季度业绩来看,阿里巴巴的各项经营指标都不错。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较上个季度进一步增长2.6%,至7.11亿,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较上个季度增加4.97%,至8.24亿。

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搜索更多: 阿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