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红商网·新零售阵线 >> 零售业频道 >> 正文
无人问津的服装门店 发不出去的服装订单

  新冠肺炎疫情“黑天鹅”引发经济波动,诸多行业被笼罩在阴霾下。

  期货配资 服装零售业在这寒意料峭的早春面临“大考”——线下门店客流剧减,电商运力不足退货订单不断,更有快消巨头线上低价甩货清库存。

  事实上,期货配资 服装零售已在近年逐渐走下坡路。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8年全国服装类商品零售额为9870.4亿元,同比下降4.8%,首次出现负增长;2019年上半年,该数据为4749.7亿元。

华升股份  疫情的冲击无疑等于雪上加霜,原本磨拳擦踵押注春节消费热的服装行业开年失利,下沉市场商业街等服装店更是首当其冲。

  线下服装店五折甩货无人问津

  抗疫战吹响“全民宅”的号角,线下服装零售店铺面临最直接的困难是客流骤减和库存积压。

  李婉儿工作的服装店已经关门了,这家名叫恒源祥的店铺是一家连锁品牌,在衡阳市还有4家,但在春节期间基本上不开门营业。

华升股份  由于位于衡阳市火车站步行街,整个市区最繁华的地段之一,恒源祥的租金并不便宜,虽然受疫情影响严重,但租金还是得照交,李婉儿表示暂时没接到租金减免的通知。

华升股份  在年前疫情尚未发酵时,这家恒源祥的生意还不错。 随着疫情蔓延,衡阳市区提高防控级别,诸如恒源祥这样的服装店逐一停止营业。

华升股份  没了销售收入,但员工工资照发。 在租金与库存积压的双重压力下,这家恒源祥的日子并不好过。 为清库存获取现金流,店员李婉儿的朋友圈充斥着店内服装的折价甩卖股票配资 。

  或主动或被动,也并非所有的服装店都会选择关门来应对疫情,疫情严峻,但生存的压力更大。

  “不开业房租顶不了啊! ”都市女人的店长廖洁向时代财经表示。 这家主打女性内衣的服装店地处衡阳市下辖的一个工业小镇——水口山最繁华的地段,位置颇佳。

  廖洁给时代财经算了一笔账: 店铺月租2700元,一年32400元,房租一年一交,目前没有听说减免租金。 水电费大概10000一年,疫情期间两个员工薪资照发,每月支出5000左右。

  今年春节期间销售额比去年下降60%左右,而往年春节期间的营收占整年度40%左右。 如果不开门,租金水电还是照付,还不如开起门来做生意,能赚一点是一点。

  咬着牙开门营业的不止廖洁。 “往年正月初四就开门做生意了,但今年我们正月十六才开门。 ”花花公子的加盟商李晓告诉时代财经,上午开门营业到下午4点,还没有一个顾客下单。

  九龙服饰是水口山镇上两家大型服装超市之一,门口已经贴出了全场五折的标语,但鲜少人问津。

华升股份  在九龙服饰工作了十年的王芳表示,时值年后清货期,往年店里会有很多人选购,如今门可罗雀。 早在去年11月份定好的2020年夏装,也因为疫情影响,积压在株洲。

  “春节积压的产品也只能疫情后折销了,要不就是等到下半年再卖。 ”就在时代财经采访过程中,廖洁终于迎来一位顾客。

  疫情当前,对生存在商业步行街的小型服装店铺们来说,折销与时间是解决库存积压的有效手段。 对于部分服装零售商而言,线上渠道成了 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服装电商发货“停滞” 退货率飙升

华升股份  “今年春季算是被迫放弃,保守估计第一季度销售额损失达预期的60%以上。 今年春节销售额抽了大概3/4。 ”知名服装电商品牌“化学少女”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华升股份  这家主打复古风的店铺已经成立6年,如今在淘宝拥有140万粉丝,刘雯、郑爽等明星也都是他们的顾客。

  “化学少女”方面透露,此次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小。 第一季度销售额就不佳,会直接影响整年的店铺流量及销售额。

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关注公号:redshcom  关注更多: 服装